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保密科技

互联网时代的安全,两会代表委员有话说

【信息时间:2017-02-14 阅读次数: 】 【关闭

每年两会,不仅是参政议政的殿堂,也是社会各界发声的舞台,今年也不例外。人工智能开发、某国企系统弱口令致内部密码信息泄露等新闻不断引发热议。互联网究竟是取之不竭的宝库,还是潘多拉魔盒?怎样看待互联网时代的风险与安全?对此,不少代表委员有话说。

顺应趋势而为

随着各种网络诈骗、信息泄露事件的曝光,不少人也在反思:互联网真的是罪魁祸首吗?

“今天,人际交往、工作方式、商业模式、社会管理等都因为互联网而发生了巨大变化。同时,互联网应用本身存在着诸如假冒伪劣、信息垄断、侵犯隐私等问题。于是批评、谴责,要求限制互联网的声音也此起彼伏。这些声音所反映的互联网问题值得重视,但对互联网的义愤和要求限制的心态,折射的恰恰是对互联网的不适应。”全国政协委员、国家行政学院原副院长周文彰认为,只有适应,才有可能;如不适应,一切可能都关上了大门。

在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电子学会副理事长兼秘书长徐晓兰看来,任何新技术、新产业在促进社会进步的同时,也会带来一些挑战。“我们要特别注意对前瞻性和颠覆性技术的研究,要不断深入探讨产业生态和商业模式的变革带来的深刻影响,避免战略理解片面化、战术实施简单化,同时也要对新技术背后的信息安全隐患未雨绸缪。”

3月15日,韩国围棋九段选手李世石对弈机器人(AlphaGo),最终以1:4败北。这不由得让人联想到《终结者》系列电影中,人类创造的人工智能防御系统——“天网”逐步获得了自我意识,最终倒戈对抗人类。

“人工智能取代、威胁甚至控制人类为时尚早。人工智能胜了,但是设计程序的还是人。”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科学院软件研究所计算机科学国家重点实验室学术委员会主任林惠民认为。

“十三五”规划纲要草案首次出现了“人工智能”一词,指出要推动人工智能在各领域的商用,培育人工智能等成为新的经济增长点。在国家战略中,人工智能已经占据一席之地。对此,全国人大代表、科大讯飞董事长刘庆峰建议,应建立人工智能的应用、各项进出口技术、用户隐私保护等法规,以此规范人工智能技术的研发和应用,构建我国人工智能发展的良好环境。

风险无处不在

这是一组令人触目惊心的数字:近一年来,我国网民因个人信息泄露、垃圾短信、诈骗信息等问题导致的总体损失超过800亿元。截至2015年底,公安机关侦办网络违法犯罪案件170多万起,抓获犯罪嫌疑人近30万。

“电信诈骗花样多、翻新快、欺诈性强。从最初的打电话、发短信到网络改号电话,盗取QQ号、微信号;从以往雇人在境内提取赃款逐步发展到网上转账、境外提现,甚至利用一些热点问题针对不同群体量体裁衣、步步设套。”全国政协委员、农工党上海市委副主委张喆人还举例:2015年天津港危化品爆炸事故发生后,社会上很快就出现了以“献爱心”为名的网络诈骗。相关活动链还分为设局、诈骗、转账3个平台,彼此间分工明确,采用市场化方式密切协作,专业性、隐蔽性强。

全国政协委员、河海大学副校长陈星莺在调研走访中发现:在电子商务领域,不法商贩多利用“虚拟”“远程”“信息孤岛”等网络特有属性从事欺诈行为。全国人大代表、腾讯公司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马化腾表示,“跨境犯罪”算是网络犯罪中的“首恶”,境内90%以上的诈骗网站、钓鱼网站、赌博网站的服务器都位于境外,无论是调查取证还是跨境打击都十分困难。

同时,在“互联网+”环境下,网络信息安全面临更大挑战。全国人大代表、中创软件工程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裁景新海指出,建立在ICT(信息和通信技术)、大数据、云计算、物联网等技术上的“互联网+”是一个开放性平台,存储了大量的个人隐私信息、企事业单位敏感数据等,在云服务端—管道—终端各个层面都存在一定的信息安全隐患。各行各业乃至个体产生的大量数据被广泛实时采集、挖掘和分析。尤其是核心的大数据,不可避免地成为各种利益诉求的集散地,线上与线下、虚拟与现实、软件与硬件的重叠交错、跨界影响,使网络安全防护面临的挑战更加复杂严峻。

全国政协委员、北京启明星辰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首席执行官严望佳认为,目前在大数据应用中存在的安全保障问题主要体现在大量数据的持有者、传输者、储存者、应用者等缺乏有效甄别,难以界定他们的数据保护责任,也缺乏第三方的监督和审计。同时,国家整体的数据持有情况和分布态势还不够清晰,这显然不利于开展关系网络空间主权和网络社会安定的数据归属权的保护。

如何撑起网络安全保护伞

“希望移动互联给人带来便捷的同时,也能带来安全和幸福!”全国政协委员、联想集团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杨元庆的话代表了无数人的心声。那么在现今环境下,又该怎样引导网络发展态势,使其带来安全与幸福而非噩梦呢?

用法律护航

全国人大代表、南京邮电大学校长杨震带来的议案是尽早启动个人信息保护立法。“如果你身上携带一个健康检测仪,随时监测血压、心跳、血糖等信息,同时它也是联网的。而如果网络上缺乏很好的保护措施,别人就能知道这些信息。”这让杨震感到恐慌。

放眼域外,美国在20世纪末推出了电子隐私法,欧盟出台了大数据保护法,虚拟世界如果要正常运行就一定要有序,这已是全球的共识。而对隐私、数据加以严格保护,立法这柄利剑势必不能缺位。

用监管保障

张喆人委员建议,要充分发挥联席会议机制,加强国家层面的统筹协调、督促指导,着力解决一些地方难以解决的问题。还可以在国家和省、市、区层面分级建立反电信诈骗平台,形成跨地区、跨部门的协作共享和快速反应联动机制,及时阻断电信诈骗的实施渠道。

具体而言,可以由公安部门牵头实体化运作,与“110”报警服务、“12345”政务服务等平台对接,统一受理、统一查堵。同时,人民银行、银监会、工业和信息化部等积极协调商业银行、银联等第三方支付机构、三大通讯运营商派员入驻,开辟直联通道、简化工作流程,健全涉案资金快速查询、紧急止付、赃款冻结和返还等机制,形成便捷高效的工作流程。

用诚信自律

全国政协委员、泉州市政协副主席骆沙鸣认为,应建立包括电商企业信用等级在内的网络信用评价体系,推动相关信息公开披露机制和失信惩戒机制,建立网络信息与社会其他领域相关信息的交换共享机制。此外,还须加强各地电商协会的自律工作,用政府监管、舆论监督、公民参与及外部问责等手段提高电商企业诚信的可见度和公信力,使制度诚信、公共交往诚信和个人诚信有机统一、相互支撑,维护和培育良好的市场信用秩序。

用技术防范

全国人大代表、中国电信湖南公司总经理廖仁斌认为,国家要实施安全技术自主创新战略,加大对信息安全关键技术研发资金投入,大力扶植国内企业进行大数据系统、主机操作系统、核心芯片、云虚拟软硬件等关键技术的研发,推动信息安全产业集聚发展,建设国家大数据信息安全产业示范基地,逐步完善产业链、生态圈,鼓励和支持国内机构参与国际标准化工作,提升自主技术标准的国际话语权。